中心官方網站域名更換公告:在上級部門的指導下,中心堅持創新引領,積極推進中醫師承教育信息化服務改革。為加強網站管理,中心對官網域名進行了變更。廣東中醫師承教育研究中心主站域名于2017年10月18日由原來的www.zyscedu.com更改為www.qlenfr.icu。
首頁 詳細內容
25歲患癌姑娘:“江山給你們,朕玩夠了,拜拜。”
發布人:師承中心
664
2019-08-27 11:36
分享到:
摘要:25歲,你在干什么?剛開始工作,暢想著未來?或者準備成家立業,打算著美好的小日子?又或者正在為工作和生活而煩惱著,想不明白未來的方向?但是有一個小姑娘,她的25歲有點與眾不同…

“江山給你們,朕玩夠了,拜拜。”這是吳思留給人們的最后一條朋友圈。2019年7月5日,中南大學湘雅醫學院檢驗系2016屆畢業生吳思因子宮癌離開了人世,年僅25歲。

吳思的最后一條朋友圈.jpg

吳思的最后一條朋友圈

或許感覺自己已經時日不多,她以這樣一種幽默的方式跟人間告別,同時也把最深的感悟留給了活著的人們。如果說直面死亡需要莫大的勇氣,那么以幽默來調侃死亡,則讓我們看到了這個25歲姑娘身上最閃光的東西。

我來過,我愛過,亦無悔。


換個方式,看看美好的世界

2016年畢業于中南大學湘雅醫學院后成了一名醫務工作者,沒想到畢業不到兩年,吳思便被確診為子宮未分化肉瘤。(子宮未分化肉瘤是子宮癌的一種,目前治療手段十分有限,難于發現,更難于治療。)

作為醫學生畢業,又投身醫學,事業還未打開便被死神貼上了標簽,花樣年紀的吳思面臨的是命運的一堵墻,可是她卻選擇裝點上鮮花。

“一路遇到的都是很好的人....我想盡可能記下我所有的感謝。”

自從被確診患癌后,吳思便開始斷斷續續地在網上記日記:在各地的全班同學每人錄了一句鼓勵的話,剪成一個長視頻放在iPad里送給她;經常吐槽她的室友,忙科研忙得不可開交,卻親手縫了平安袋寄過來給她;管床小學妹拔管動作特別輕柔生怕弄疼了她;公司領導、同事輪番看她,帶來各種禮物逗她開心;

.......

03.jpg

吳思室友為她縫制的平安符

沒有對命運不公的抱怨,沒有罹患癌癥的哀嘆,記錄下的那些點點滴滴的幸福和溫暖,讓網友們都大呼感動。

25歲患癌的她,反而還把自己活成了一盞燈。

癌癥治療過程中的那些痛苦和難受,都被她演繹成一個個有趣的小故事。

吳思繪制的漫畫.jpg

吳思繪制的漫畫

作為一名醫學生的基本素養,患癌期間她也沒有丟掉。就算自己生著病,也要把經驗記錄下來和大家分享。化療之后的高強度惡心讓她成了“測試博主”:親測桔子皮降低惡心非常有效。

吳思的測試記錄.jpg

吳思的測試記錄

“打完藥之后惡心過了兩天就消失了,又成了吃貨~我包的餃子~”患癌的她,還是那個古靈精怪的丫頭。

06.jpg

吳思給自己包的餃子配角色

“做完CT回來,路過學校操場......夕陽無限好,只是熱死寶寶了。”

吳思.jpg

“剛剛可能是被胸疼痛醒的......我尋思著既然醒了,就去搞碗土豆粉子去,馬無夜草不肥,人無夜宵不快樂嘛.......”吃貨屬性暴露無疑,跟癌癥斗爭,首先得吃飽。

“今天結果出來了,腫瘤君喜提雙肺、肚子、屁股多地新房N座!我就說我屁股咋時不時的疼一下,果然不是我lu多了~~”癌癥在她面前失去了可怖的面目,而成了一個可以被調侃的小丑。

吳思的檢查結果.jpg

吳思的檢查結果

我夜里躺著用吸管喝奶,嘴角奶漬沒擦干凈,然后又喝果汁,嘴角又多了果汁漬,于是第二天舔舔嘴角,我就得到了一小塊果味奶酪。

晚上鉆進被窩后:

我:腿,你看你今天白天都不是太疼,晚上一休息肯定會更不疼的對不對,咱們好好睡它一大覺好不好?

腿:行......吧

腿:不行,我還是有點微微的疼

我:一點點而已,來我給你調整個最得勁的姿勢。放松放松,平靜平靜,忘記這回事,過會兒就沒有感覺了......

腿:好,我試試

腿:真的哎,不疼了

我:很好,開始入睡吧

我:【陷入迷迷糊糊】

腿:等等,這個姿勢久了有點累,我可不可以換個姿勢?

我:嗯準了

腿:一,二,三,啊——扭到了,好疼!

我:嘶——

........

我&腿:來,我們重新開始.......

吳思繪制的漫畫.jpg

吳思繪制的漫畫

不管多難,她的生活總是有一些有趣溫暖的瞬間。讀來令人捧腹大笑,笑過又似乎眼含熱淚。

有網友問她:你不會覺得命運不公嗎?她回答:

有同學正碩士畢業,外人看只看見光鮮亮麗,但其實壓力大到爆,反而生病這種能被同情,他們說都沒地去說~就是說沒有人活著是容易的,能被人理解的苦難已經比不被理解的好很多了。所以審視下自己人生已經很滿意了~

平靜且充滿智慧的答案,讓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。迎接生命中所有的安排,荊棘從中也要開辟出花海,面對命運的玩笑也要熱愛生活,這才是真正優雅高貴的人生吧。


如果我們反正是要掉落、死亡

那為什么還要來這里呢?

“我既然走上了醫學這條路,這條路就一定有我該做的事。”做一名醫生,治病、救人,這是吳思給自己的使命。

吳思曾經有過抑郁癥,有過很長一段情緒糟糕的時間。慢慢走出來后,她自考了心理咨詢師的證書,希望未來有一天可以成為一名心理醫生,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和專業知識,可以幫到別人。

吳思的心理證書.jpg

吳思心理咨詢師證書

對于醫生這條路,吳思從來沒有后悔過。2011年9月,剛剛進入大學的她,在日記里寫到:“我第一次踏進中南大學的校門,成為中南大學湘雅醫學院檢驗系的一名學生。我熱愛醫學,想要把自己的一生用在除人類的病痛上。”

2016年快畢業時,她依然抱初心不改:“我畢業離開了母校,想要用在母校學到的知識去救助世間飽受疾病折磨的人,這是我的理想。”

但是病魔,沒有給她這個機會。她抱著一顆治病救人的心踏上人生的旅途,但是沒想到病魔這么快就降臨到她自己身上。但是身為醫者的吳思,做出了一個選擇:把自己的遺體捐獻出來,希望死后也能為自己心愛的醫學事業做出一點貢獻。

吳思捐獻志愿書.jpg

吳思捐獻志愿書

其實早在2016年,聽著老師感嘆用于醫用解剖的遺體捐獻來源匱乏時,她就想過捐獻遺體,并且在器官捐獻網站進行了登記。只是沒有想到,這一天來得這么快

2018年9月,吳思在日記中寫到:“人生有很多次抽牌的機會,很不幸我抽到了這張爛牌……我決定捐出自己的遺體留作醫學研究,與醫生、醫學家們一起向病魔宣戰。”

直到人生的最后,她還是那個樂觀勇敢的姑娘,她還是不忘自己作為一名醫者的使命。在最后的遺囑中,吳思又再次強調了捐獻遺體的事。

2019年7月5日,中南大學湘雅醫學院的3名老師驅車往返2100公里,將她帶回母校湘雅。最終她的眼角膜一名10歲的美麗姑娘和一名患有圓錐角膜的17歲的帥哥重見光明,而她的遺體留在母校用于醫學研究。

暌違兩年,她以這樣的方式回到母校,在生命的最后時刻,她寫到:

“下午2點48分,我走了,帶著幸福和憧憬永遠的離開了這美麗的世界。”

吳思的媽媽在接受采訪時說到:“她本身也是非常熱愛醫學事業的,熱愛湘雅醫學院,但是現在,她沒有辦法完成她的事業了,她只能把自己唯一有用的身體捐獻出來。所以我自己都被我的女兒感動,我為她感到驕傲!我也向她學習,將來我也要捐獻遺體”。

吳思的姨媽一直把她當自己的女兒,叫她寶丫頭。她曾問過吳思會不會改變遺體捐獻的心愿,吳思堅定地說,一定要讓學弟學妹用她的身體研究學習,她的肺肯定不能用了,但愿她身體的其他器官沒有被癌細胞吃掉……

吳思的母親簽署捐獻協議書.jpg

吳思的母親簽署捐獻協議書

有的人,活到生命的最后,都是一盞燈。吳思的日記,停留在2019年7月1日,那時她的身體已經虛弱到無法用手機打字,可是她留給世界的聲音依然是歡樂動人的:

吳思的日記.png

吳思的日記

7月5日,她的生命定格在這時。但她的故事卻繼續著,有兩個孩子因為她的角膜捐獻而重獲光明,湘雅醫學院的師生們因為她的遺體捐獻有了更便利的研究條件……

更令人感動的是,吳思的大愛也感染了其他人。中南大學湘雅醫學院1949級校友,89歲的趙存敏是吳思的學姐,看了吳思的故事后深受感動,也打算在死后將自己的遺體捐獻出去。

吳思學姐趙存敏.jpg

吳思學姐趙存敏

在吳思25歲的短暫生涯中,留給人們有歡笑有感動,更多是對人生的思考。我們無法丈量生命的長度,卻可以拓展生命的深度。面對命運的玩笑,可以選擇頹喪,也可以選擇堅強樂觀。把自己活成一道光,無論處于什么逆境,我們都能照亮自己和他人,成為最閃亮的那一個。

020-84209520
吉林时时走势图开奖结果查询 查詢出錯或者結果不存在,請檢查查詢語句:insert into keywords_tracking (`request_uri`,`ctime`,`ip`) value ('/show/content?id=1119','1570926919','104.161.35.198')